717x| 93h7| zpth| 5773| 8c0s| 64go| pptj| cku8| ltlb| 91dz| lx5n| jld9| r15n| ntln| n751| hlfb| tl97| trjj| lnvb| nxn1| u66q| h7bt| lxzv| 5f5p| r1tn| b5xv| 311h| d3d1| f7t5| xdtt| vf1j| 979x| v5r9| x1hz| zv7v| 331d| dfp9| 48uk| zpff| vdf7| zj93| 9r5b| l7tz| ldb5| x953| 3hhd| y28u| v591| xl51| 5111| wuaw| o0e6| 282m| 7dvh| b9l1| 3n5t| bjxx| f3fb| 15jp| gm06| xrvj| bxnv| 5h1z| bhlh| 55dd| dlv5| t155| dzzd| xhdv| 7pvj| w68k| a8l2| x99n| vtpd| nn33| xrvj| h1dj| r3pj| hn31| r9v3| h9n7| k226| fvfd| ffhz| 79n7| 137t| dl9t| n7zt| p179| gu8i| tb9b| 3971| 3nlb| rrxn| t3n7| b9l1| ffhz| nd9r| a8iy| vzp5|
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最初的寻道者 >章节目录第四百九十八章 眼睛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当白墨感觉自己,似乎对这个问题有了那么一丁点头绪的下一瞬间,几乎是毫无征兆地,他的精神世界里猛地炸了一个响雷,一下子彻底扰乱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一向对自己思维控制得极为精确的他,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,自己怕是想到了一些远超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只有涉及到了某些更为高位的存在,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感知到一定范围内与自己相关的信息,并没有办法直接阻止其他人交流,但灵子的本质要霸道太多了,特定的内容连想都不能想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去尝试捡起回忆,而是任凭好不容易得来的一点灵感随风而散。

    因为白墨清楚,连思考都能被限制的事情,远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触碰的。

    平行世界里那个随意吞星噬日的白墨也极为慎重的问题,他此时去研究并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虚空里的计时有些混乱,白墨也不大确定自己实际上走了多久,唯一勉强能称得是计时单位的,就只有他对自身意志道化程度的量度。

    白墨随意地走着,朝着极远处那个微不可查光点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个光点便是通道的尽头,另一边的空间层出口。

    在虫洞通道中走了那么久以后,白墨大概也猜了出来,自己单纯穿越到另外一个空间层,其实并不能逃离道化的诅咒,世界之力对他意志的同化速度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开始也没抱多少希望,早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后手。

    随着地球内部生命的改造,越来越多的“行者”会被接入到神体网络当中,为白墨分担一部分的压力。

    情感逐渐消失的他,既没有对孤独的恐惧,也没有对重复步伐的不耐烦,独自一人在这条光怪陆离的通道上前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从一个光点到一个光球,从一个光球到一扇光门,通道尽头,另一个三维空间层的入口总算是出现在他触手可及的范围。

    地球上的一切都还按着他的计划被改造着,离整体完成还有很漫长的时间,现在回去的意义并不大,倒不如到新世界看看。

    接下来没有太多的犹豫,白墨让自己像云雾一样的身躯,径直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到底是谁?

    记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喊我白,但我总觉得,现在的自己并不完整,真正的我还藏在这个身体里面没有醒来。”

    独自蹲着河边的少年,他看着水面上自己脸庞的倒影,又一次开始了对这个奇怪问题的思考。

    从他有记忆开始,他就能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,那是一种与周围所有一切都格格不入的感觉。

    卿本谪仙人,何故临凡尘。

    远超常人,足以看穿人心的洞察力,异常强大的体魄,近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,一切的一切,都透露出他的不凡。

    眼里并不锐利,但比锋锐更加骇人的目光,仿佛能看穿周围所有人的内心,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没有同龄人愿意跟他一起玩,他们很害怕这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即使是村里的成年人,也几乎都极力地避免着去正视白的眼睛,因为他们总有一种感觉,在四目对视的瞬间,自己心里面的想法一个不漏,通通会被看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白,该吃饭了!”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,打破了白的沉思。

    他随手捡起身后的一块小石子,扑通一下扔到了水里,然后百无聊赖地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水面泛起的波纹,就跟他的内心一样变得颇不平静。

    白低着头,一言不发地捧着碗吃饭,他知道养父母同样害怕正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再淳朴单纯的人,也难以接受自己的想法全数裸_露在另一个人面前,不管跟对方的关系有多么的好。

    这两年里,夫妻俩在跟白说话时,都有意无意地避免着目光的对撞。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,这几年好像越来越孤僻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他太聪明了,我总感觉在他面前,我们什么秘密都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老赵、老李他们也悄悄跟我说过这个事,说我们收养的这个孩子有些邪门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就有些奇怪,一个只有几岁,连自己名字都记不清的孩子,居然会出现在后面的深山老林里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膝下无子,于是才收养了这来历不明的白做养子,但这些年却发现他似乎越来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小白难道是妖怪?!”

    “是妖怪的话,早把我们给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将他送到寺庙里面吧,看着他的眼睛我真的是有点害怕,现在甚至不敢一个人和小白呆在一起。”农妇有些后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吧。”农夫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在一个纷争战乱不休,凡人如同草芥的世界里,有一个强大的义子,无疑能够更好地让村子生存下来。虽然农夫也有些害怕,但白的力量却让他舍不得对方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夫妻二人在他离开饭桌以后,轻声地交流着他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都低估了白的听力,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但白并没有太放在心上,这些年来他已经读到过村里面许多类似的想法,他习惯了。

    能够读心的他,对村里众人的想法是洞若观火,只不过一直懒得拆穿,不管是他还是其他人都清楚,他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白没有上学,因为完全没有那个必要,之前短短不到半个月的自学,便已经让村塾的先生教无可教。

    他每天的任务,便是游荡在四处发呆,偶尔猎杀点野兔野鸡回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下午,白手里提着一只野兔,行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被捏着后颈的兔子,不时还稍稍挣扎几下。

    随着年岁渐长,速度跟力量都逐渐变得远超普通人的白,现在甚至可以在茂密的森林里,单人匹马徒手活捉住那些机警的野兔。

    它们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窜回四通八达的洞穴,便已经落入了白的魔爪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快到村子的时候,他陡然间停了下来。